目前访问量:291

快讯:为方便阅读,可将“东京亮点”的链接保存在手机桌面上(不占容量)方法是:点右上角>点浏览器>选发送>再选保存桌面>OK了。

写实和抽象:拉里克珠宝饰品设计中的自然表象(4) 徐 青
阅读量:292
作者:徐青
2024-03-09
写实和抽象:拉里克珠宝饰品设计中的自然表象(4)

徐 青

四、拉里克代表作之二——《树木》
项链《树木》创作于1898-1899年之间,作品显然是拉里克从浮世绘的构图中得到的启发。由黄金、珐琅、蛋白石和钻石组成的项链,宛如琳派金屏风般的豪华卓绝。在散落着绿漆树叶的黄金树丛中,可以看到波澜不惊的蛋白石湖面。蛋白石会根据光线色调变化而变化,是拉里克特别喜欢的宝石。树的周围缠绕着用珐琅制成的树木,在其后面,由蛋白石组成的水面在镶满钻石的沙洲中闪闪发光,展现出一片绚烂的世界。从树干间露出远景的构图来看与《冬景色》有雷同之处,毫无疑问是受到了葛饰北斋(1760-1849年)的浮世绘《富岳三十六景——东海道程谷》的启发,与拉里克同时期的其他法国工艺家如埃米尔·加勒(1846-1904年)等人也留下了在玻璃和家具上采用同类构图的作品。



图6:项链《树木》(收藏于卡鲁斯特·古尔文基安艺术博物馆)



图7: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东海道程谷》
(收藏于山口县立荻美术馆浦上纪念馆)

对于拉里克来说珠宝不仅仅只是用来装饰,它和美术、音乐、文学、建筑一样,是一种艺术的表现手法,这在装饰美术中也是前所未有的。两位新艺术运动的艺术家,加勒在玻璃工艺设计领域获得了璀璨的成绩,拉里克则在珠宝设计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五、拉里克代表作之三——《菊花》
19世纪中期法国一位名叫皮埃尔·洛蒂(1850-1923年)的海军士官曾在日本长崎逗留过3个月,在这期间与日本女子阿菊同居,以此为原型创作了日记式小说《菊子夫人》(1887年)。当时,因为欧洲对远东日本的信息十分匮乏,因此,1887年当这部作品在法国出版后引起了轰动,洛蒂也因此走上职业作家之路,并进入法兰西学院。对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1904年5月首次公演)创作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女主人公乔乔桑的人物形象令人泪目难忘,同时那首著名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也传遍了东西方世界。1888年6月梵高(1853-1890年)阅读了附有插图的小说《菊子夫人》,并多次在与弟弟迪奥的书信中提及自己对日本浮世绘的喜爱,对自己的绘画工作的价值,以及作品《女儿》与《菊子夫人》的关联 。
文豪幸田露伴(1867-1947年)写于1932年的一篇散文《菊花 作为食物》 ,也道尽了作者对菊花又爱又恨的心情,作者认为“更想看到的是菊花之本性美”,并坦言不喜欢从西方引入的稀有品种,而是喜欢没有经过杂交,宛如陶渊明笔下的菊花,虽然不知道陶渊明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菊花,但露伴肯定那一定是“不用费心栽培,任其自然生长。东倒西歪,乱蓬蓬,杂乱无章,但却绽放着日月星辉之美的菊花”。

对于美,梵高也好,露伴也好,都以不造作,天然铸成的模样为真正的美。而伴随着小说《菊子夫人》和歌剧《蝴蝶夫人》的诞生,又让人对菊花产生了一股怜悯和悲哀的感受。
拉里克的颈坠《菊花》由黄金和珐琅制成。是一件一听名字就会令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被称之为菊花之国的,与日本相关的作品。1900年日本参加了巴黎世博会园艺部门的会展,据说在坐船来法途中日本代表们不得不放弃奄奄一息的日本本地产菊花,到达法国后马上购买法国产菊苗开始重新栽培。经过一番努力,最终成功地在一株菊苗上培育出300多朵大菊花。世博会的评委们对高达1.8米、宽3.7米的菊花赞不绝口,最终日本荣获了园艺部门的金奖,这应该可以称之为对“菊花之国”日本最大的致敬吧。而“菊花”一经到了拉里克的手中,也不再一味地代表“悲伤”,而是呈现出一股“春风轻拂”的样态。
 

图8:颈坠《菊花》(收藏于箱根拉里克美术馆)

六、结语
拉里克把“写实”和“抽象”这两种不同的造型理念浑然一体的才能,在以上例举的珠宝饰品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拉里克冷静地观察自然,并把自然作为造型的素材,以写实为主的作品中如果需要,拉里克也会融入抽象的表现技巧。“自然”的主题一经拉里克之手就会创造出不可思议的世界。之所以令观者感动难忘,源于拉里克自身对自然美的陶醉,这份对自然的热情贯穿了拉里克的一生。在其作品中我们也可以欣赏到拉里克对 “人工”“异国”和“自然”的回应。
活跃于新艺术和装饰艺术两个时期的法国艺术家拉里克,当新艺术运动结束后,拉里克的自我意识和审美意识的根基依然没有动摇,也没有发生否定自我的风格转变。从在微风中摇曳的小花的珠宝设计到描绘出壮丽抛物曲线的大喷泉、豪华客船等建筑物的设计,无论是哪一种类型,拉里克都为我们留下了令人感受轻松自在,令人回味无穷的作品。

图片来源:
图6:伊冯·布吕纳梅尔著,远藤由香里译,《勒内·拉里克:现代珠宝的创始人》(《知识的再发现》双书·视觉)创元社,2009年,第4-5页。
图7:山根郁信编,《别册太阳 格雷与拉里克的日本主义》,太阳社,2016年,第140、141页。
图8:箱根拉里克美术馆编,《箱根拉里克美术馆藏品选》,箱根拉里克美术馆,2018年底版,第90页。 
 
注释:

 J.v.凡高-邦格尔编,文森特·凡·高著,硲伊之助译,《梵高的信(中)》,岩波书店,2002年,第142-147、148、第159-160页。 
 幸田露伴著,《露伴全集 第三十卷》岩波书店,1954年。(本文主要参阅电子版青空文库,最终确认2023.09.15)。 
 铃木洁著,《勒内·拉里克 生涯和作品》,株式会社东京美术,2020年,第10版,第31页。 

(全文完)

#{{item.rowno}} {{item.content}}

{{item.reg_date | date}} {{item.acc}} {{item.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