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访问量:341

快讯:为方便阅读,可将“东京亮点”的链接保存在手机桌面上(不占容量)方法是:点右上角>点浏览器>选发送>再选保存桌面>OK了。

写实和抽象:拉里克珠宝饰品设计中的自然表象(2)
阅读量:342
作者:徐青
2024-02-13
写实和抽象:拉里克珠宝饰品设计中的自然表象(2)
徐 青

二、拉里克与自然
拉里克虽然出生在大都市巴黎,但是每逢假期就会回到母亲的家乡马恩省的阿依,在充满了野生的花草、美妙的虫鸣声和生物群落的森林乡村度过梦幻般的假日。12岁时拉里克师从雕刻家卢卡安学习素描,会花费整整一个夏天的时间在故乡阿伊香槟地区写生,这些素描把拉里克诗歌般幻想世界中的树叶、花野草、果实和昆虫,按照万物照应的原理活灵活现地具像化。16岁那年拉里克父亲去世,在母亲的劝说下到首饰匠高库手下当学徒,晚上则去法国国立装饰美术学校继续学习。20岁那年开始在亲戚开设的首饰店里担任设计师。两年后独立,为卡地亚等一流首饰店设计珠宝。1889年巴黎万博会期间,拉里克为参展的几家首饰店提供的设计作品获得了大奖。

从1890年起拉里克开始专门研制玻璃器皿,通过不断的实验,多项专利申报成功。1893年拉里克制作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香水瓶,在以后的几年里拉里克也是获奖无数。1897年拉里克在布鲁塞尔万国博览会上又斩获首饰部门的金奖,为了表彰对他的功绩,法国政府授予他文化功劳勋章。1908年拉里克在加列拉美术馆举办了“女性装饰品”展然会,各路设计师们又开始争相模仿他的作品。此后,拉里克的设计领域扩展到建筑、豪华列车、大西洋豪华邮轮上的照明器具,甚至于教堂食堂、祭坛和洗礼台。 

拉里克一生勤勉,80多岁依然对设计充满热情。晚年的拉里克因风湿而无法工作,女儿苏珊娜(1892-1989)便以父亲的名义设计了不少优秀作品。时至今日有些作品已经很难分清楚设计者和制作者到底是拉里克还是苏珊娜。只能从拉里克的外甥女妮可尔收藏的母亲苏珊娜的设计草图中发现端倪。1945年5月5日拉里克离世前向法国工艺技术史博物馆捐赠了自己设计的所有玻璃工艺品。 

其实,从拉里克众多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早年的拉里克在研究中世纪教堂的壁画和柱头雕刻时虽然也认识到了当地的植物和动物,但是拉里克却完全摆脱了古希腊文化和罗马文化的影响,还原了这些植物自然且质朴的原初样态。拉里克不仅走遍了法国所有的乡村和城镇,也走遍了阿尔卑斯山,从那里带回的笔记和便条,之后都成为了拉里克在巴黎美术学校的讲义材料,也是许多设计作品的原始资料。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能从拉里克大量的作品中发现其来源于日本人对自然审美的借鉴和灵感。


图2:工作中的拉里克

美国的考古学家和生物学家莫斯(1838-1925年)曾言,日本人特别显著的特性是他们对自然的热爱。日本人不仅仅只是对自然界的各种浮面姿态进行欣赏,而是用作为艺术家的锐利的眼睛来进行鉴赏。  又道,“没有比日本人更热爱自然百态的了。岚、凪、雾、雨、雪和花,那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的色彩,平静的河流、湍急的瀑布、飞翔的小鸟,跳跃的鱼儿、高耸的山峰、深邃的溪谷——不仅仅只是赞美,在无数的写生和画作中再现了大自然的奇迹和造物主的杰作。”  

莫斯对日本、日本人犀利的观察,以及对他们感性特点的总结,我们也都能在拉里克的作品中寻找到蛛丝马迹。在拉里克早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以前不曾被大家所看重的昆虫、植物等题材,一旦到了拉里克的手中,却成为了其独一无二的创作主题。
拉里克的珠宝中所展现的各种植物都来源于原野、森林、庭院以及工作室内常备的花草,例如,杂草、麦穗,朴素而温柔的紫罗兰、樱草、蒲公英、藤蔓的昼颜、茉莉花、藤蔓,以及鸢尾花、玫瑰、罂粟花等。拉里克关注这些植物生命的整个过程,从捕捉种子萌芽、花骨朵儿含苞待放、到百花盛开、直至枯萎凋零的每一个阶段,拉里克对此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然后再将这些花朵或串状、或束状、或带状,或者单独地进行配置,设计出各种类型的珠宝饰品。


图3:青年莫斯

图片来源:
图2:北泽美术馆编.池田真弓著,《勒内·拉里克》,株式会社求龙堂,2020年,第140页。
图3:小林淳一、小山周子编,《明治的心 莫斯看到的庶民的生活》,青幻舍,2013年,第33页。
 
 注释:
 北泽美术馆编,池田真弓著,《勒内·拉里克》,求龙堂,2020年,第156-160页。
 山根郁信编,《别册太阳 格雷与拉里克的日本主义》,太阳社,2016年,第160-162页。 
 小林淳一、小山周子编,《明治的心 莫斯看到的庶民的生活》,青幻舍,2013年,第59页。
 E.S.莫斯著,石川欣一译,《日本的每一天》,八坂书房,1991年,第125页。

未完待续

 

#{{item.rowno}} {{item.content}}

{{item.reg_date | date}} {{item.acc}} {{item.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