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访问量:242

快讯:为方便阅读,可将“东京亮点”的链接保存在手机桌面上(不占容量)方法是:点右上角>点浏览器>选发送>再选保存桌面>OK了。

“春节记忆;”-----上海有感四五六
阅读量:243
作者:徐青
2024-02-08
<春节记忆>
-----上海有感四五六

 徐青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上海市内里弄住宅,很少是独门独户的,基本上都是几家人家合住一幢,好一点的三四户,拥挤一些的七八户,理所当然的,这些人家又会合用一个厨房。虽然一般的厨房都是阴湿、灯光灰暗、墙上油迹斑斑,长年的累积使之难于清除,但是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刻,每一幢楼房的后门都会传出一阵阵让人口水直流的香味,以及噼啪作响的油锅炸裂声、砧板剁肉的咚咚声、以及责骂小孩声,好不热闹。等四九五九过后,西北风刮得更紧的时后,这种由厨房后门传出的各种声响,在静悄悄、冷飕飕的弄堂内就显得格外的清晰,富有温馨感。
虽然上海的冬天总是阴沉沉的,很少好天气,可时不时的可以听到从弄堂里传来的孩子们的欢笑声。孩子们永远是快乐的,特别是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大人们忙着置办年货、布置房间,也没有精力再管教孩子们。大概在过阴历年的前十来天左右,也是各家大人们一年之中最为忙碌的时候,既要开始准备各式各样的过节食品,又要打扫卫生。与春节密不可分的几件年事中,印象比较深的,例如磨水磨粉啦、炒香瓜子啦、腌猪肉啦,真的是忙得不亦乐乎,连因为寒冷快要掉落下来的鼻水也没有时间去擦一擦。
 
一、水磨粉
七、八十年代的上海,没有当下般繁荣的市场,没有现成的糯米粉卖,而过年怎么可以没有汤团呢。一般上海人家都是买来糯米,先放在冷水里浸泡三到七天左右,还需要每天换水,这样糯米就不会坏掉了。大家会从邻居或者朋友那边借来磨子,在磨子下方放个木桶,磨成浆水后,用布袋子滤干水分,然后一块块地晒干保存。如果不晒干的话就需浸泡在水里。也有把浸泡好的糯米送到人家家里去加工磨成糯米粉的,再拿回家来晒干,放在布袋子、饼干箱,或者瓶子里保存,这样的糯米粉一般称为干磨粉。而浙江宁波人家家里一般以水磨粉为主。记得有一年,父母亲用大匾盛着糯米粉(一种用竹篾编成的器具,圆形的下底,边框很浅)晒在窗台上,不知怎么的固定匾的绳子断了,精心制作的准备过年做汤团用的糯米粉和大匾一起落掉到了一楼,糯米粉撒了一地,让父母亲伤心了好一阵子。即便现在聊起这件事来,两人也是一脸惋惜的表情。
 
二、炒瓜子
越是快到过年的时候,大人们就越忙,孩子们就越是高兴,老是在厨房里围着炉子团团地转。原本就狭小的几家合用的厨房,这种时候就更显得狭窄了。几户人家都在准备着平日里不太看得见的吃食,馋的孩子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大人看到孩子们的馋相,会不动声色地把正在翻炒的瓜子花生给上一两颗,一边让孩子们尝尝有没有炒熟,一边也可以乘此机会让一个个小嘴过过瘾,换得片刻的安静。如果瓜子花生炒得过早的话,极有可能还没有等到过年就已经被孩子们吃了个精光,所以一般都非要熬到大年夜才会炒瓜子花生。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什么都是稀缺且精贵的,那时候没有酱油瓜子、话梅瓜子、焦糖瓜子等现成的瓜子卖。除了偶尔乡下老家会带来一些葵花子花生以外,基本上都是平日里把吃剩的西瓜子南瓜子攒起来晒干为过年准备着。把大铁锅在煤气灶上烧热后,先要翻炒粗盐,等把粗盐炒热后再把西瓜子或者南瓜子倒进去继续翻炒,主要是为了借用盐的热量。瓜子除了需要不断的翻炒外,火候也要适中不能过大,以免瓜子糊掉。瓜子炒好后需要先把盐撒落,等冷却后就可以装入罐子。有些邻居家炒的量比较大的话,那就一直要忙到零晨一两点钟,这样也算守岁了。半夜肚子饿了,就挤在狭小的厨房里用鸡汤青菜或者塌菜煮上一碗年糕,也别有一番过年的风味。
 
三、腌猪肉
除了水磨粉,炒瓜子,过年的另一件大事就是腌各种肉制品了,咸肉、咸鱼、咸鸡、酱油肉等等。大人们在好不容易排着长队买来的猪肉上一层一层地抹盐。记得家里有那么两三块母亲捡来的很光滑的石块,这时候就派上了大用场,为了能够让肉更加地入味,就用这些大石块给紧紧地压住,这样最起码要压两个多星期。为了使肉的味道能够均匀,还需要翻动几次,等到都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拿出吊起来了。一般都会吊在北面通风的地方,因为怕晒,还会在肉的周围用报纸包裹起来。想吃的时候呢,就把吊着的肉切一块下来,洗一洗,蒸一蒸或者煮汤喝。等这些腌制的鱼肉差不多快吃完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冬天就要过去,即将迎来春天。
那个时代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网络平台可供挑选购物、也没有预制菜,物质匮乏,东西紧俏单一,但是每一年,我们都在期盼着新年的到来,相信新年总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礼物。



 
《中国节的情结》     摄影 : 李永亮
 

#{{item.rowno}} {{item.content}}

{{item.reg_date | date}} {{item.acc}} {{item.ref}}